第1章 不是緣,就是劫

作者:二橋? 更新時間:2020-05-03 12:39:00? 字數:2168字

七點剛過,位于洛城江畔的御景華庭,已是華燈璀璨。

夜色籠罩下的高端私人會所,無聲彰顯著南方商業之都的一角繁華。

“我聽說那個男團里七八個人都和她有關系。”

“真的假的?盛南梔私生活這么亂?”

“盛樂,你可是她妹妹,倒是說句實話呀。”

“......”

盛南梔躺在按摩床上,饒有興趣的聽著隔壁的對話,任人嫻熟的替她揉捏著肩背,愜意地像只慵懶的貓。

去不了國外,沒想到臨時來這還有意外收獲。

作為常年保持頂級消費的VVIP,女技師顯然認識她。

此刻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就怕隔壁的戰火燒到自己身上。

洛城關于這位盛大小姐的流言很多,聽說換男人就像換衣服一樣,而且手段過人,就連林家那位素來潔身自好的少爺都沒有躲過糾纏,在前幾天被迫和她訂了婚。

“我姐姐這些年確實換了不少男朋友,家里人管不了,我也很擔心她真的走上歪路。”

女孩嬌嬌柔柔的聲音,很容易就讓人信服。

得了她的肯定,隔壁的談話,愈發撒歡。

盛南梔起身,撩了撩一頭如瀑卷發,白皙的皮膚透著紅暈。

她長得很漂亮,蝶翼般的長睫微動,眉眼如玉清透,含著輕淺笑意,這會兒正將一根手指比在自己的唇邊,阻止了技師的發言。

紅唇奪目,撩動心魄。

優雅緩慢的換好衣服,估摸著隔壁的人都去了浴室,她移步出門。

安靜曲折的長廊上,外側可以眺望江景夜色,內側精致的隔間水汽蒸騰,香氛浸潤,恍如仙境,依舊嘰嘰喳喳聊著的女聲顯得聒噪。

“那盛南梔不就是一只破鞋么?真不知道哪來的臉,居然和林洛時訂婚,他是多少人的白馬王子啊。”

“洛時哥哥也是被逼無奈,我姐的性子誰不清楚,何況還有父親在呢。”

提及盛父,有短暫的安靜,水聲再響起時,伴著一陣恭維。

“算了不說她,今天能來這,多虧了盛樂,沒想到你還是這里的高級會員……”

盛南梔挑眉,想起了自己隨手丟在房里的那張會員卡。

看來早按捺不住了啊。

知道她今天不在,就帶了人來。

可惜太年輕,這會兒連侍者都沒留一個。

不過也是,詆毀姐姐的壞話,怎么會是向來文靜乖巧的盛二小姐說的呢?

盛南梔抬手將搭在門上的所有衣服全都收走,連塊遮羞的布都沒有剩下。

她沿著環繞浴室的長廊走到另一側,順著扶梯下到花園,花架拱廊圍繞著正中央的復古溫泉,精致浪漫,典型的法式風格。

正是玫瑰綻放的時節,專人打理后,燦爛到肆意。

手里的東西全部丟進了一旁的園藝垃圾桶里。

想到那一行人被發現時的窘迫,盛南梔嘴角微微上勾,既然擔了一身惡名,不做點什么都對不起自己。

吃喝玩樂她都喜歡,唯獨吃虧,不行。

正想著從這穿行回大廳會不會更快,不經意抬頭,慢悠悠擦手的動作一頓。

對面二樓露臺上,有火星明滅,一道頎長身影倚欄而立,不知何時出現在那里,竟讓人毫無察覺……

男人指間夾著支點了過半的煙,袖口輕挽,難得沒穿外套,白衣黑褲,讓他有了一點年輕的味道,但難掩深沉本質,那副清冷卓絕的姿態,仿佛盡數隔絕了時光。

眸光深邃,不帶一絲溫度。

任誰被這樣一雙眼睛盯著,都很難生出什么小心思。

視線隔空交匯,盛南梔蹙了蹙眉。

怪不得先前進來時,安保比以往都要嚴密,連她的車都被攔了下來。

原來是因為他在啊。

位于洛城云端,如日中天的男人,秦歸衍。

對方身份煊赫,普通人根本見不著,她自然別過臉去,假裝沒有看到。

這是他們一貫的相處方式,盡管認識了十年,彼此還是不熟絡。

空氣靜謐而冷清,盛南梔很有自知之明,從不重復做沒有意義的事。

比如冒著冷場的風險,過去打個招呼。

只因這位是她見過最冷血,冷情的人,沒有之一。

單單站在那,他身上那種干凈利落的冷冽感,便無聲拒人于千里之外。

就像黑夜,縱然擁有群星,耀眼奪目的同時,還有一片寂靜。

而且就算被看到做了什么,以他的個性,難道還會為這種事分出半分精力么?

想到這里,她轉身離開,毫不猶豫。

紅裙翩然劃了個圈,在夜色中很快消失不見。

剛走到御景華庭的大門口,一輛黑色慕尚就緩緩在她的身邊停下。

車窗降下,露出林洛時溫潤俊美的臉。

“洛時,你怎么來了?”盛南梔欣喜的上車,笑的眉眼彎彎。

林洛時眸光溫柔,“這時候才回去,盛叔叔會罵你的,我已經給他打過電話了,說是你跟我在一起。”

“所以你才來接我,為了不讓你的謊言穿幫?”

林洛時在她的鼻梁處刮了刮,笑容寵溺,“聰明。”

盛南梔撐著頭,神態慵懶嬌憨,手指柔嫩,指尖透著健康的紅粉色,車窗上照映著側臉精致的輪廓,光影交錯。

她淡淡的看著外面飛逝而過的街景,不知為何,突然想起了剛剛那一抹清絕的身影,“我在御景華庭看到秦歸衍了。”

林洛時握著方向盤的手一頓,收回本來注意著她的視線,垂眸一笑,“歸衍確實回國了。”

對他早知道那人行蹤這事,盛南梔毫不意外,哪怕對方是縱橫商界的神秘大佬,頂級權貴,她喜歡的人也不差啊,要不然怎么會是朋友呢。

“不過隔得遠,幸虧沒正面碰上,你不知道,我和他認識這么多年,都沒怎么說過話。”

以為女孩因此不悅,林洛時溫聲安撫,“歸衍他就是那樣,南梔,你別放在心上。”

盛南梔搖頭,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何必去在意他的態度。

不過說來可笑,方才第一眼,她居然以為那人是林洛時呢,所以多看了兩秒。

明明兩人無論外貌,還是氣場,都截然不同。

想想也太過荒唐。

彼時的盛南梔還不明白,這世上所有的相對無言,不是緣來便是劫。

進了大門,車在盛家主樓外停下,兩人并肩走上臺階。

進門之前,盛南梔被林洛時護在身后。

挑高的門廳映襯著大廳里的璀璨水晶燈,白色的大理石地面干凈整潔。

然而客廳的門剛打開,一個杯盞就飛了過來,砸在腳邊,上好的琺瑯瓷盞怦然間四分五裂。

二橋(作者)說:

保底更新三章,15張月票加更一章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手机娱乐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