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滾出我的病房

作者:君里? 更新時間:2020-08-11 08:25:22? 字數:3089字

比起入眼的白色,最先讓司瑾醒來的,是醫院里獨有的消毒水味。

她真的很不喜歡醫院,但偏偏最近這段日子,出入次數最多的也是這里。

“司瑾……是醒了嗎?”

“她應該會想喝一些粥,我去給她買。”

“你先坐著休息,畢竟你也受驚了。”

好吵……

司瑾眉頭微微皺起,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你醒了,感覺如何?”

楚牧彥坐在床邊,俊臉上竟也是一片陰霾,只是聲音卻是少見的柔和,可司瑾卻沒有理會他,第一時間伸手摸向肚子。

平了……

那個凸起的,三個月大的肚子,消失不見了!

“孩子!”

司瑾猛地一下坐了起來,惹得一陣頭暈,她堪堪扶住床邊,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孩子沒了?

不可能……她這段時間都沒怎么孕吐,也在堅持著做檢查,哪怕穿衣服都不敢穿緊身的,怎么會突然就沒了呢?這不可能!

“醫生說,孩子還太小,沒能保住。”

司瑾緊緊地閉上了雙眼,淚水幾乎是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就涌了上來,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緊攥著雙手甚至都忘了呼吸。

巨大的悲傷一下子籠罩住了她,甚至一時間忘記了身邊人的存在,直到沈安棠的聲音傳來。

“這對司瑾來說,可能打擊太大了,不如讓她先緩緩,我們……”

她極力的冷靜下來,在腦子里還原了失去孩子之前的所有事情。

她為了去救貓,走下臺階,一腳踩空,沈安棠拉住了她,可后來又松開了手,還狠狠推了一把。

不然以她身體的慣性,根本不可能摔倒最下面的地面上。

“等等。”

她的聲音沙啞,卻帶著一絲不容抗拒的冷靜。

她抬起頭,直直的看著沈安棠,驀地笑了。

“安棠,你走過來一些,我有話和你說。”

沈安棠看到她笑了,心底就狠狠發怵,可一想到楚牧彥就在旁邊,司瑾哪敢拿自己怎么樣,于是又假裝關切地靠近了她。

“你想和我說什么?”

司瑾一只手勾過沈安棠的脖子,慢慢地靠近了她的耳邊,聲音微微顫抖著,帶著一絲狠意。

“讓你一命抵一命太容易了,我想要的,是讓你付出比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還要痛苦一百倍的代價!”

在沈安棠還沒有回過神來時,司瑾揚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沈安棠的臉上。

啪——

清脆的響聲伴隨著沈安棠的慘叫,這些都不能讓她痛苦的心好受一絲一毫。

即便是剛蘇醒過來的司瑾,力道也毫不留情,沈安棠竟被一巴掌掀翻在地,嘴角還滲出了一絲血跡。

“咳……司瑾,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打我發泄我可以理解,只是……只是……”說著說著,沈安棠捂著心口喘了起來,剩下的話也沒有說出口。

“司瑾!”

司瑾給沈安棠的這一巴掌,讓楚牧彥也是始料未及。

他冷眸看著病床上的女人,只見她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雙目泛紅,他強壓下心頭的憐意,“哪怕你失去了一個孩子,也不該拿沈安棠來發泄,這次,你真的過分了。”

看著楚牧彥走到沈安棠的身邊,司瑾的心里竟浮起了一絲悲意。

再也沒有之前那種悶得慌,甚至嫉妒得難受的感覺了。

心在這一刻,仿佛已經死了。

“我和你也沒有任何關系了,請你,帶著她,滾出我的病房。”

司瑾淡淡地收回了目光,聽著沈安棠的喘、息聲越來越大,她只覺得聒噪,“這里是醫院,她就算犯病也死不了。”

她看到沈安棠堂而皇之地站在她的病房里就知道,沈安棠之所以敢在推了她之后還出現在她的面前,就是料定了她把靠山親手推開,不會再有任何人信任她。

事實也的確如此。

她哪怕和楚牧彥說,是沈安棠推了她,害死了孩子,那又如何?

楚牧彥不會信,更不會因為這個他本就不相信是自己的孩子而悲傷難過。

至始至終,這個舞臺上都只有她一個人。

司瑾低下了頭,手指抓緊了被子,淚水一滴滴地落在了被子上,很快就暈濕了一大片。

不知道過了多久,司瑾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接通了電話,深吸了一口氣,將淚水都吞進了肚子里。

“嗯,離婚,我什么都不要,只要離開他。”

……

司瑾選擇凈身出戶,這一點讓楚牧彥有些訝異。

“都查清楚了?”

小曹在一旁膽戰心驚的匯報著,自從少夫人……不對,司大設計師開展覽會那天過后,楚少的心情也是一天比一天糟糕。

“是,少夫人沒有秘密轉移資金,所有的賬戶余額全部匯入了您的戶頭上。”

呵,這女人。

莫名的一股煩躁涌上心頭,楚牧彥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輕扣著,一下,又一下,小曹的心就隨著那節奏一起一伏的。

想想也是,老婆跑了,股東炸了,家里還有個老爺子等著興師問罪,這狀況擱誰都冷靜不了。

可他卻看到他們家楚少……笑了。

笑得他莫名瘆得慌。

“是許久沒有和靳家聯系了,不知道靳爺爺最近如何。”楚牧彥將面前的文件夾一合,“約一下靳家的老爺子。”

此時,高檔會所內,金碧輝煌的長廊里,一對璧人正在談笑風生,在旁人看起來這畫面再唯美不過。

“佑洋的注資,是祁先生的手筆吧?”司瑾眉頭一挑,余光看到身側的男人沒承認也沒否認,心里就有了數。“我雖然脫離了司家,但也不至于這么潦倒。”

靳祁頷首,嘴角微微勾起,像是在笑她不自量力。

司瑾覺得自己莫名就被靳祁給看扁了,她走到靳祁面前,直視著他的雙眸,“不久之后,我工作室會以設計品牌上市,在此之前,我不需要祁先生的任何幫助。”

靳祁仍然沒說話。

司瑾眼角微挑,“你不信?”

靳祁的手機響了一下,但他沒有去看,而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我雖然不知道你和林燁做了什么交易,但我還是希望祁先生清楚,我是我,他是他,而說好要還給祁先生的人情,我一個都不會落下。”

司瑾伸出纖纖食指,指了指自己。

“我,說到做到。”

說完之后,司瑾揚唇一笑,盡顯自信,只是細細看去,她用一只手在撐著腰間,手指用力的有些泛白。

靳祁看到了這一點,不動聲色地應了一聲,大手扶住了她的后背,給了她支撐力,帶著她往二樓走去。

“一個剛流產不到一個月的女人就趕出來跑生意,我有什么不信的。”

靳祁終于開口說了一句話,這句話也讓司瑾安心了不少。

“祁先生隨意消費,今天我買單。”

司瑾自然也想用自己的方式還靳祁的人情,她真的不想欠任何人的。

靳祁倒也沒有客氣,點了兩瓶上好的洋酒,這會所的人很有眼力見,一眼認出了靳家三公子,水果甜品什么的一樣沒落下。

司瑾眼饞那塊芝士慕斯好久了,一口融化進嘴里,她滿足地瞇起了眼睛。

“之前楚家是苛待你了?”靳祁看她這幅饞樣,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但幅度不明顯,司瑾并未察覺。

她仍然低著頭品嘗著芝士慕斯,一邊吃一邊說著,“那倒沒有,只是之前我懷著孩子,血液濃稠度又較高,所以得少吃點甜品。”

靳祁一直看著司瑾毫不矜持的吃相,逐漸陷入了一個迷惑區域。

林燁到底是看上了這個女人哪一點呢?

一塊蛋糕下肚,司瑾也吃得差不多了,她抹了抹嘴角,看著面前的靳祁,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林燁怎么會認識你?又是怎么讓你心甘情愿地幫我的?”

靳祁楞了一下,卻沒有答話。

司瑾知道,想問出自己想知道的答案肯定很難,畢竟靳祁不僅身份在那里,就連這種冰山又話少的性格,也很難讓人問出話來。

她伸手摘了顆葡萄慢條斯理地剝著,“我知道,身處高位的人總是會沒有安全感。”

“可祁先生你知道的太多了,我怎么謀算著和司家擺脫關系,怎么想方設法地和楚牧彥離婚,甚至我和林燁過去的經歷,你全都一清二楚。”

“如果我不能相等地知道你一些事情,我會很沒有安全感。”

司瑾把剝好的葡萄放進嘴里,也沒有看靳祁,“沒有安全感,我就不能保證我會做出什么事情來了。”

靳祁不得不承認,自己不僅被司瑾這番言論給強行說服了,還有些好奇她會做什么。

“比如呢?”

“比如……”司瑾拿著濕毛巾擦拭著手指,突然抬眸看著靳祁,“靳家的大公子究竟有沒有死。”

當看到靳祁深褐色的瞳仁驀然緊縮的時候,她知道自己賭對了。

母親在她年幼的時候叨叨的那些話,或許有些事情,是真的。

“我和林燁,是在慈善晚會認識的,他幫了我,我還人情,和現在我和你的關系差不多。”

靳祁言簡意賅地回答了她的疑問,可司瑾卻覺得一點也不可信。

首先不說林燁能怎么幫到靳祁,單看靳祁幫她的這些,根本就不是一點兩點人情能夠還清的。

更何況,林燁也不是這種會強行找他要還人情的人。

哪怕是為了她。

君里(作者)說: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手机娱乐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