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真是嚇死個人

作者:富察千離? 更新時間:2020-08-11 11:20:53? 字數:2016字

“靜安寺?”上官羲似乎對于她這個請求有點意外,墨眸凝視著她良久,問道,“不知王妃為何突然要去靜安寺?”

在他沉默時蘇凝月恍然想起,靜安寺對他的意義與旁人不同,他七歲到十歲時一直被囚在靜安寺,幾次遭人暗害也是在靜安寺,而很巧的是幾次他命懸一線時,都是她母親所救。

對于母親蘇凝月雖然記憶有些模糊了,但她依然清晰的記得那是這世上最溫柔的一個女人,也是對她最無私疼愛的一個女人,一時間陷入回憶里有些難以自拔。

良久后,她才從回憶中抽回思緒,輕輕地聲音帶著些許難過的情緒說,“想我娘親了,想去為她上柱香,告訴她,我嫁人了。”

聽她如此說上官羲沒有任何懷疑的答應了。

之后兩人都陷入了沉默,車廂內寂靜的只剩下淺薄的呼吸聲。

馬車在丞相府大門口停下,蘇凝月斂起了思緒,掀開車簾看著丞相府門口等候迎接的眾人,唇畔勾起一抹淺弧,前世就是這些人把她踩在泥濘中掙扎不出,這一世她會讓他們永遠都活在地獄里!

扶著秋霜的手慢慢的從馬車上下來,玲瓏從后面扶著上官羲下了馬車坐上輪椅,將人推到她跟前時,蘇丞相行了臣子的禮,其余人皆跪拜了下來。

蘇凝月端著王妃的架子冷漠的掃視了一眼跪拜的一眾人,最后目光停駐在蘇丞相的身上,她前世之所以受盡磨難一大半功勞要歸結于這個人渣身上!

這一世,總有一天她定要讓這個人渣跪在她面前跟她認錯!

上官羲敏銳的察覺到站立于她身旁的女子氣場又在慢慢的變強,感覺跟在安寧宮時差不多了,雖然他有些不解為何會變成這樣,但他知道蘇丞相是何等的敏銳,于是抬手輕輕地拽了一下蘇凝月的衣袖。

這一拽讓蘇凝月瞬間從仇恨中回過神來,一身戾氣都讓消散。

而后上官羲淡淡的說了一聲起來,蘇凝月低垂眼簾眸中劃過一抹狠厲,隨后抬頭,勾唇溫柔淺笑著上前親自將蘇丞相和大夫人扶了起來,溫柔的說,“父親母親快快起來,您二老給女兒行如此大禮正是折煞女兒了。”

即便蘇丞相和大夫人不喜歡她這個女兒,可是礙于上官羲他們也不好擺臉色,蘇丞相微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便朝上官羲走去,大夫人則拉著她的手溫柔的說,“月兒長大了知道心疼母親了,母親很是欣慰,可如今你貴為王妃,母親身為臣婦豈能不給你行禮。”

話雖如此說著,大夫人想到曾經被她踩在腳下的女子,如今卻要反過來自己給她跪拜行禮,心里又憤怒又憋屈。

之后蘇凝月溫柔體貼的說今日她回去就跟上官羲商量,日后父母只給他行個常禮行不行,畢竟他們是她的長輩,花言巧語了一番,讓大夫人憤怒又憋屈的心終于好受了一些,迎著她和上官羲進了府里。

一路上大夫人做出一副最好主母的樣子,讓她挽著手臂,一路上跟她閑話著,突然她說起安寧宮的事,“前日進宮去給太后請安時,安寧宮突然出現了好多蛇,當時幸好姐姐在身邊,要不然女兒真不知該怎么辦。”

在大夫人面前,蘇凝月說起蘇凝霜,一副十分感激又感動的樣子。

關于安寧宮的事情, 府里的人到是多少知道點,但是不太清楚細節,而知道所有細節的大夫人自然不想讓人知道她的寶貝女兒當眾差點把自己扒光,此時突然聽她提起,眉心一擰,眸光頓沉,側頭冷著臉就要讓蘇凝月閉嘴。

落后她們兩步的二姨娘一聽這話,疾步上前問道,“月兒,二姨娘聽說前日你二姐當眾脫衣服了,可有此事?”

這府里的人都是揣著什么小心思,如今蘇凝月是一清二楚,以前她很不喜歡這個二姨娘,因為她總是沒事找事,明著跟大夫人作對,常常會殃及到她這條小魚。

可如今她卻覺得這個二姨娘簡直好的不能再好了,就像此刻,旁人都趨于大夫人和蘇丞相的淫*威,不敢搭話,只有她面上雖然裝作關心的樣子,眼底卻涌動著在明顯不過的幸災樂禍。

重生歸來,她的目的就是復仇,而她最大的仇人就是陸墨庭,而陸墨庭嘴在意的人是蘇凝霜。

所以,她要一步步的毀掉蘇凝霜!

“蘇凝月!”蘇丞相聽她們說起蘇凝霜當眾脫衣的事,便沉聲喊了她一聲,意在警告她趕緊閉嘴。

可她提起的目的就是利用二姨娘的嘴,將此事說的人盡皆知,自然不會閉嘴的。

但她也不好直接把蘇丞相的話當做耳旁風,就在她思襯著該怎么找機會才能裝作不經意的把事情經過告訴二姨娘時,上官羲幫了她的忙。

“早就聽聞丞相府的花園別有一番景色,今日天氣甚好,不如丞相帶本王去你家花園看看如何?”他都如此說了,蘇丞相豈敢不從。

玲瓏推著上官羲,蘇丞相落后半步跟著給指了方向,而后回頭看她,迎上那雙警告和威脅滿滿的眼睛,蘇凝月突然“哎呀”了一聲,隨即蹙起了眉頭,微嘟著小嘴兒跟緊挨著她的二姨娘抱怨,“二姨娘,你突然擰我做什么?”

二姨娘聽她這話一臉懵逼,剛要反駁說自己沒擰,就聽她又說,“二姨娘擰我這一下子真像那日被蛇咬到的感覺,真是嚇死個人了。”

她又說到了蛇,二姨娘就順著她的話茬讓她子熙說說那日安寧宮鬧蛇的事。

就這樣她裝作顧著跟二姨娘說話沒有接收到蘇丞相警告的眼神,于是把安寧宮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下,不過說起蘇凝霜時,她既點名了那日蘇凝霜確實當眾脫衣服的事實,又說了蘇凝霜的各種好話。

二姨娘聽后冷笑著道,“夫人常常把規矩女德掛在嘴邊,如今自己的女兒做出此等事來,不知夫人作何感想?又不知夫人準備怎么處理此事?”

富察千離(作者)說:

開新了,有看的寶貝嗎?能留個言嗎?不知道有幾個人再看

投訴 捧場0
返回頂部
手机娱乐场网址